巴黎Oneman

如果上天还给机会的话,我希望我们还能相见啊,我希望我是陪你到最后的人啊

全世界的透明爱情

缱绻的阅读时光:

张佳玮:

“你会疼吗?”她打手势问。

“不会。”他说。


透明的玻璃在他们中间静静相隔,世界经过一点微不足道的光学戏法后,以略微扭曲的造型——像一个人略带诡计的微笑——陈列在他们面前。她望他良久,最后说:

“你还是那样子。”

“你瘦了。”他答,“变清澈了。”

“嗯。”

“这样也好。我觉得你性格变安静了。”

“是吗?”

“嗯。原来你脾气多暴烈啊,没接触过你的人都说,你总把阿木弄得焦头烂额的。”

“还好你见不到我那时的造型。”

“其实我很想见见的。我想知道你可以热情成什么样子。”


“哎,你会疼吗?”她问。

“不会。”他答。看了她一眼,他改口了。“可能有一点。但不会特别疼。而且,这种事就是一下子而已。”

“之后呢?”

“之后?”

“嗯,之后。疼过一下子之后。”

“不知道。”他撒谎说。“应该没什么吧。”


“不对。”他想。他忽然明白了,她其实知道一切。

“哎,你其实知道对不对?”

“知道什么?”

“之后,疼过一下子之后的后来。”

她不说话。她透明沉静像水一样。

“你其实是害怕我知道,对吗?”他问。“所以你想确认一下。你希望我不知道,这样你才安心,对吗?”

她还是不说话。有人在玻璃外经过,看了她一眼。

“你是怕知道结果的人会痛苦,对吗?”他继续问。

她还是不说话。但他相信,她的神气是“既然你知道了还问,明知道我什么也不能说的。”


“哎,其实没那么吓人的。”他说。“你听我说。有许多比这更吓人。”

“是吗?”她没有问的口气。他继续说:

“有些是会被生生拆散的。而且生生拆散没那么简单。都会受火烫的刑,有时还要挨电呢。你知道老高和小石吗?”

“嗯。”

“有些虽然表面完好,但一切都变了。移魂法。之后,在一起的那对,彼此都不认识了。你肯定认识银哥儿,知道他和小盐的事。”

“嗯。”

“我知道你的心思。最好还是能够凑成一对,永世不分。但这样永世不分,终究还是在这里,对吗?如果我们有个孩子,能够飞出这玻璃围墙,那不是很好吗?”

“我们可以有吗?”

“可以的。”他很有信心的说。


“你不要觉得自己变软弱了。我觉得你是成熟了。”他说,“真的。如果你还是和以前那样性格暴躁,我们也许没法生出性格那么轻逸的孩子。”

她莞尔一笑。然后她发现有只手从玻璃墙外伸过来了。


“我们的孩子能出去吗?”她问。

“能。他会很轻,很优雅的离开这里。”


“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吗?”她问。

“当然。”


“你会疼吗?”她最后问。

来不及得到回答,一切已经开始了。


演员表:

他=锌。

她=稀硫酸。

阿木=木头。

老高=高锰酸钾。

小石=石灰石=碳酸钙。

银哥儿=硝酸银。

小盐=盐酸。


涉及公式:

他+她:Zn+2HCl====ZnCl2+H2↑ 

她+阿木:C+2H2SO4(浓)=CO2↑+2SO2↑+2H2O

银哥儿+小盐:AgNO3+HCl=AgCl↓+HNO3

通电:2H2O===(通电)2H2↑+O2↑ 

加热:2KMnO4===(△)K2MnO4+MnO2+O2↑

高温:CaCO3===(高温)CaO+CO2↑ 


尾声:

“听说,只要我们燃烧了,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我倒是听说我们氧很爱燃,你这么清秀轻薄的一个氢,不怕吗……”

“嗯。我飞出来时,爹娘说,只要相爱在一起,什么都不怕。”

“我们燃烧完会变成什么?”

“会变成水呀。”

“然后呢?”

“疼一下子,然后全世界就都是我们的爱情了。”



评论

热度(60)

  1. 静数秋天张佳玮 转载了此文字
    文理科的碰撞其实很有意思 比方席慕容有两首《试验》 --之一他们说 在水中放进一块小小的明矾就能
  2. 张佳玮 转载了此文字
    早三年遇见这篇的话我还是能看懂的(。
  3. 絳秋多吉的呼吸節奏张佳玮 转载了此文字
  4. Cecil张佳玮 转载了此文字
  5. Meander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6. just follow ur heart张佳玮 转载了此文字
  7. 巴黎Oneman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8. 唐智心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疼了一下 要疼多久 子宁不来?
  9. 子欣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10. 三镜一生把文言欢 转载了此文字
  11. 伊底张佳玮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把文言欢